永清文明网

【河北好人】史永斌:您养我小 我养您老

来源:永清文明网发布时间:2018-09-03 16:34:01

1.jpg

 9年前,史永斌的父亲史金忠复发第9次脑血栓后离开了人世,5年前,母亲刘玉兰突发脑出血,不久,她又突发了脑血栓,情况危急。在母亲患病的一千多个日日夜夜里,史永斌辞掉了工作,始终陪伴在侧,一次次将她从死神手中拉回来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。长城网等媒体分别报道了他的感人事迹。

 2013年3月19日清晨,刘玉兰在二儿子家起床后上厕所,在便盆上刚一起身就昏倒在了地上。经诊断,这是右脑脑室出血,出血量比较大,要立即进行手术放血。在当天,刘玉兰完成了手术,随后被送往了抢救室,一住就是20天。在这些天里,史永斌坦言度过了最难熬的时光。刘玉兰手术后一直昏迷,史家人在焦急中等待着。刘玉兰的病情在外人看来,跟植物人没什么两样,史永斌却不这么认为。他一直把母亲当成正常人一样。每天都跟她聊天,希望能唤起她对生的渴望。”2013年夏季的一天,天气十分炎热,史永斌突然发现母亲嘴歪眼斜,急忙带她去医院检查。当核磁共振的结果出来后,史永斌大吃一惊:母亲左脑竟然有三个地方堵了!  

 住院期间,由于长时间卧床,刘玉兰的肺部感染了,总是咳嗽。不论白天还是黑夜,史永斌都会不厌其烦地为母亲拍背。有大夫建议把刘玉兰的气管切开,痰就可以吸出来,但史永斌拒绝了。“我见过一些病人,因为气管切开了造成了新的感染,没多久就去世了。” 得了脑血栓后,刘玉兰不能吃饭、喝水,不能自主大小便,更不能活动,只能靠输液维持生命。史永斌就建议大夫给她插胃管。“当时,她还插着尿管,由于不能吃喝,尿液都是红色的。插上胃管以后,我就给她打水、牛奶,后来,尿液就恢复正常了。”史永斌说,虽然他这么“折腾”,但母亲的病情仍未好转,只能睁眼、动动手指,脑子也十分糊涂。

 半个月后,由于没有明显效果,再加上治疗费用高,无奈的史永斌只能带母亲出院。回家后,史永斌买来雾化机,把药放在仪器里,每天给母亲做两次雾化,慢慢地,母亲不咳嗽了。

 在饮食方面,刚开始,母亲的嘴和舌头完全不会动,他就通过胃管打流食,每天喂五六次。后来,他又试着一点点增加奶、粥、蔬菜。一年多后,刘玉兰的胃管终于拔掉了。史永斌就把饭菜嚼碎了放在勺子里喂她吃。为了让母亲吃水果,他还用机器把水果打碎,每天喂母亲。

 刘玉兰每四五天要解一次大便,一开始,由于身体虚弱,她自己解不出来,史永斌就戴上一次性手套把粪便抠出来。每隔4个小时,他还要给母亲翻一次身,拍一次背。导尿管也是每7天换一次,时间长了,他就自己给母亲拔管、消毒、插管。此外,史永斌还经常给母亲测血压,如果血压升高了,马上喂她吃降压药。怕母亲闷得慌,史永斌除了推着她在院里、村里转转,还带着她到县城的公园玩。为了让母亲和轮椅都能“坐”上电动三轮车,他特意将轮椅进行了改装。每次出门前,他都带好水、卫生纸等,还在母亲的右手里放上她最喜欢的绸布扇子,连人带轮椅一起搬上搬下。史永斌还随时带着一块长木板和一个泡沫箱子,如果母亲坐累了,他就把轮椅的椅背向下放,用木板撑着椅背,把泡沫箱放在地上,将母亲的双脚放在上面,让她休息一下。

 别看史永斌对母亲照顾得这么起劲,其实,他的身体并不太好。“2003年,因为车祸,我的脾脏被切除了,从此干不了重活,容易疲劳,四处求医多年,还欠了不少外债。几年后,看身体稍微恢复,我就开电动三轮车赚钱,没想到第二年母亲就病了。”史永斌说,自从他的父亲去世后,他觉得人的生命十分有限,自己要尽全力照顾母亲。在那段最难的日子里,他每天睡不了多少觉,也不知道累,就靠信念支撑着。

 现在,随着母亲的病情渐渐好转,史永斌每天也不用那么忙了。每隔一段时间,他的弟弟妹妹就过来看望母亲。史永斌有一儿一女,女儿已经结婚,儿子还在读中学,俩孩子对奶奶也很孝顺。去年,女儿生了一个儿子,史永斌的妻子便住到女儿家照看外孙子。一年来,史永斌经常带母亲看望她们。虽然母亲的脸上没有表情,但他知道,母亲心里非常高兴。